阿壯。

他遇見他。《十年》by糖心蛋 repo

我记不清我第一次看《十年》是什么时候,但手捧实体书的时候,我想起的第一画面是青峰的杂志专访。那抓心挠肺的心情犹如刚经历一般清晰。

两个人在这十年里因为这样那样的误会分分合合,即便如此,两人也总是在关键时候仍未放弃彼此的手。我想这样接地气的爱情有时候比起那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爱情更能让人感同身受。经历了的十年,早已说不清是谁中意谁多一些,谁更在意谁,或者是谁喜欢谁早一些,似乎在横空砸出的那一球时,两人的奇缘便就在彼时已种下。
这十年,黄濑有一个愿望——当青峰大辉退役时,亲自开飞机带他回家。
这十年,青峰有一个愿望——用载满荣誉的戒指,向黄濑求婚。
后来,青峰用那枚戒指向黄濑求婚。黄濑亲自开着飞机载着两人去度蜜月。
然而——

「我们出柜吧!」天下幸福美满的恋侣总是希望能够得到双亲的认可和祝福,青峰和黄濑两人也不例外。出柜的过程固然艰辛和痛苦,可是他们还有彼此,你的支持是我最有力的勇气,是我坚强的盾牌。

「他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某个突然从矮墙边冒出来的黑服装上。两个人你歪脑袋我扭头,你举手来我伸胳膊,就这么隔着道墙,一个蹲地上,一个趴墙头,就这么演哑剧似的打情骂俏了二十多分钟。

慢慢距离短成五十厘米,十厘米,直至毫无间隙。两个人一个背残,一个腿残,此刻却鼻头点着鼻头,额头贴额头,你咬我一口,我亲你一下,玩残障追逐游戏。

深秋的夜晚,星辰明朗。」

在这十年里,从生日日的交往,交往一周后青峰突然的离别,两年后的相遇,机场的失约,暗巷里的争执(可以说吃醋)以及最后的和好,结婚,出柜。他们也尝尽里爱情里的各种酸甜苦辣咸。

——If you have chance to see the lovely again what would u like to say
——Do u want to have one on one with me or just I love u.

他遇上他,歡喜是他,哀愁是他,貪嗔痴怨也為他。但也在這風風雨雨中開除了一片的春華秋實。
一如黃瀨出櫃第二天那抹清晨的陽光。



[青黄]《竹馬終成雙》_第一章

CP 黃瀨涼太青峰大輝

 

寫在前面

现代架空。竹馬設定。機長x空乘。

第一次寫文,ooc或許有,且老梗。

情節狗血,文筆渣。虐有,HE有。

如果能接受的話,祝實用愉快。

 

 

黃瀨涼太和青峰大輝的家有那麼一面牆,上面有塊大白板,白板上貼著世界各地的風景照,那是他們二人共同去過的地方。白板的最中間有個青黃色的愛心,下面有一行寫著「Aoki」的小字,那是他們二人共同塗鴉的。今年,是他們二人結婚的第三年,他們在這個還算寬敞的居室裡共同生活了3年。

[我回來啦。]門口的金髮青年一手握著行李的拉杆,一邊半彎著腰換鞋,大聲的朝著室內里的人喊道。

可是伴隨著黃瀨的音落,卻是長長的一道沉默,沒有人應答。

難道在廚房?這樣想著的黃瀨,一邊脫下外套,一邊朝著廚房走去。可惜廚房也是空空如也。什麽嘛,明知道我今天回來居然還不在家迎接我。黃瀨心裡有些鬱卒。不過餘光倒是瞄到冰箱上貼著一張便條——我去超市買點東西,你先去洗澡,然後把鍋裡的湯喝了。黃瀨笑著撕下便條,自顧自的輕聲說了句:[好]。轉身便走向書房,將自己的抽屜拉開,拿出抽屜裡的筆記本,將便條小心翼翼的夾進去,收好。

書房裡也有一面「故事」墻,雖然同樣貼著大大小小的風景照,但它不同於客廳的白板墻,除了風景照,還有人物照。那是黃瀨在那段沒有青峰的日子裡所見到的風景,或享受,或愉快,或悲傷,或孤獨。這些都是過去的故事,眼下的黃瀨回到房間拿起被青峰疊得整整齊齊的家居服,哼著不知名的曲子,走向了浴室,嘴角的弧度昭示著主人幸福的模樣。

 

黃瀨的媽媽與青峰的媽媽是自初中起就很要好的閨蜜,即便是在各自成婚以後,也生活在了一起,當起了左鄰右舍。黃瀨與青峰相差一歲,在黃瀨的媽媽誕下黃瀨時,青峰媽媽抱著青峰站在嬰兒房的窗戶邊上,指著睡得香甜的黃瀨說:[以後大輝就是涼太的哥哥啦,要好好照顧弟弟知道嗎。]可惜年僅一歲的青峰其實根本不明白大人們在說什麼,更遑論好好迴應媽媽的要求,只是單純的發出個音節來,[啊。]

在得知青峰大輝到了上幼兒園的年紀,而自己還得再等一年才能一起和青峰上下學的黃瀨,也因此哭著鬧著就是要現在去上學,黃瀨一家人無法,便只好走走關係,讓黃瀨提前入學。其實從小,黃瀨就尤其爱黏著青峰,無論青峰要去哪裡,要幹什麼,都喜歡跟著,這讓青峰覺得自己有個小跟班是很帥氣的一件事。然而,幼兒園的小朋友們卻不這麼認為,他們總喜歡這個欺負這個既膽小又在外人面前話不多,還總喜歡當青峰大輝的跟屁蟲的黃瀨,不是拿小蟲子嚇他,便是揪著黃瀨的一小撮頭髮,叫他「青峰大輝的小媳婦」。青峰因為這個稱呼覺得有些沒面子,因此,對於從小不管幹什麼都跟著自己的黃瀨開始覺得有些厭煩。所以,當這個總是跟在自己身後,不知何時起像個定時定點的鬧鐘,將在外玩得不亦樂乎的自己叫回家的傢伙被小朋友欺負時,青峰覺得,只要不是太過分,讓黃瀨吃吃苦頭讓他因此退縮不再跟著自己,催著自己回家吃飯也總是好的。

黃瀨確實也不再跟著青峰一起去玩,但也還是到了飯點,便準時的到小區附近的公園,喊青峰回家。對此,青峰覺得很挫敗,也很煩惱。但儘管如此,青峰仍然每天都自覺站在黃瀨家門口等著和黃瀨一起上下學。

 

黃瀨看著站在門口正等著他的青峰,心裡想,小青峰真的是個很好很好的人呢。